国家级开发区转型升级的天津泰达样本系列报道之一

2019年8月28日 0 作者 admie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esignfromthegut.com/,天津泰达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 记者王敏报道 30余年前,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洪流中设立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是我国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格局中的一扇重要“窗口”。它的敞开,让远洋的风得以温润更广阔的土地,把发达国家先进的技术、管理和知识埋种在开发区初创的土壤中。

在国际资本和产业转移的浪潮中,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将“发展工业为主、利用外资为主、出口创汇为主和致力于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作为产业发展导向,以增量的方式,为我国工业化道路源源不断注入鲜活血液。也因此,补齐国家产业短板、做大工业规模、推动结构调整和升级,成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从诞生之初便肩负的使命。

站在新的历史时期,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这扇“窗口”,早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强大引擎,对外开放重要载体和体制改革的实践基地。但同时,伴随着国内宏观经济运行环境和国际经贸格局的变化,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在当前“阶段更替、动力转换、结构升级和风险释放”的关键期,又面对着在转型升级、创新发展中“变中求新、新中求进、进中突破”的新挑战。

2016年,在天津市委、市政府和滨海新区的领导下,天津开发区调整结构、转换动力,探索新型发展模式,成为国家级开发区转型升级的泰达样本。

天津开发区是一个生产总值近3000亿元,工业总产值达8000亿元的国家级开发区,是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领头羊。这一地位的奠定,得力于开发区企业富含的求新求变基因。30余年,市场经济浪潮汹涌,全球产业破立频频,但天津开发区始终没有放慢发展步伐。这既源于增量项目的领先属性,更得益于存量项目的迭代再造。在本文中,笔者将不对支撑开发区经济增长的大众系、丰田系、三星系、长城系、中石油系、中石化系等企业集团或超大型项目着墨太多,虽然这些大项目提供了数千亿的产值。我们所关注的,是实体经济中的另一部分企业,主要是民营经济、老企业、小微企业在这里转型和升级的化学反应,正是这些企业,释放着区域发展的活力,将在未来夯实区域发展的实力,让这片热土勃兴于潮起,屹立于潮落。

笔者希望通过本文,在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历史新阶段,在五大发展理念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指导下,在国内产业已经启幕的转型升级大戏中,提供属于天津开发区成功实践,希望提供有益经验和借鉴。

“向更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方向发展”,这被学界看做产业转型升级的核心价值。天津开发区是一个发展实体经济的地方,这个区域始终认为,产业升级决不意味着要把原有产业推倒重来,也不意味着要由少数高新技术企业全面替代现有企业,而更大程度上,产业升级是现有产业向更高技术水平、更高生产率和更高附加值的产业活动转移。

天津开发区是康师傅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当年,康师傅的“一碗面”,不知曾满足了多少人单调的味蕾。这家在26年前成立的企业,是天津开发区发展早期的一张重要名片。及至近年,“到康师傅的面厂参观”仍是天津开发区招待访客的重要参观项目之一。一座面厂的看点何在?

走进康师傅的工厂内部,一条悠长的参观走廊悬在生产线一侧的上方,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到方便面生产的每个步骤。从和面开始,一包方便面的生产要经历熟化、复合压延、连续压延、切丝成型、蒸煮、定量切断、油炸或风热干燥,最终经过风冷之后进行包装。如此繁复的生产过程,笔者却没有在生产线上看到与之匹配的工人。而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依靠高度自动化的生产线来完成的。

“企业成立初期从一条生产线要四五十名工人、每分钟只能生产240块面饼、生产效率仅80%,到现在康师傅第三代旗舰厂天津工厂已成为目前世界上方便面生产的最大单一工厂,一条生产线%以上,生产线使用人力降了三分之一,人均产能同时提升了两倍多。”工厂负责人介绍,1992年一碗面价格是1.98元,到现在桶装面价格4元、袋装面价格2.5元。24年过去,物价飞涨,但康师傅方便面的价格只涨了不到一倍,这正是取决于工厂的生产技术革新、成本优化、设备精进。

相比于康师傅的妇孺皆知,金桥焊材的名号稍显冷僻,但在行业领域,金桥焊材的江湖地位却丝毫不逊色于康师傅,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金桥焊材是国际上首个产销量突破百万吨的焊材企业,连续17年居行业之首。销量约占国内焊材市场份额的1/3,占全球焊材市场份额的1/6。

这家行业内几无对手的领军企业,却在两年前启动了一件被外界看做是“赔本买卖”的大事。天津市金桥焊材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李红梅介绍,最近几年,天津的雾霾比较严重,作为民族企业,我们对此非常关注。两年前,在政府尚未开始倡导之前,由公司董事长亲自挂帅,成立专项小组,攻关“煤改燃”工作,希望为减少雾霾贡献企业的一份力量。

“煤改燃”顾名思义就是天然气取代煤炭作为供热原料,从而控制扬尘污染、削减燃煤总量。这项工作没有听上去的那么容易。“这是一项系统工程”,李红梅告诉笔者,不是简单的接通燃气,整个工厂的工艺都需要改造。比如,我们的焊条有药皮的成分,需要有烘干的步骤。由燃煤改为燃气,怎样的工艺可以保证质量不变,这是一个很大的攻关考验,需要研发新的焊条烘干设备。同时,燃气的价格要比燃煤贵,如何在保证“煤改燃”的前提下不提高成本,这需要依托新的工艺实现节能20%以上。

经过了一年多的攻关,投入了上亿元的资金,公司“煤改燃”工程于2015年底完工,整个工程改造了81条链条炉以及配套的煤气炉、导热油炉,比计划提前了一年半。“煤改燃”的实现,意味着金桥焊材结束了耗煤大户的传统工艺时代,步入到绿色清洁能源生产时代。

在李红梅看来,作为在行业里占据领先地位的民族企业,在企业效益之外,金桥焊材更承担着造福社会和推动行业发展的责任。比如说,我们采用的一些新技术、新工艺,因为企业所处的行业地位,天津泰达开发区房子很快就会在行业内普及开来,这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都会产生积极的价值。

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是技术进步。由德国提出的“工业4.0”如同蝴蝶的那双翅膀,挥动之际,一场制造业变革风暴便席卷全球。工业4.0的核心,是利用物联信息系统将生产中的供应,制造,销售信息数据化、智慧化,最后达到快速、有效、个人化的产品供应。它所勾勒的依托智能生产构建的智能工厂图景,已经在天津开发区这片追逐先进制造业发展脚步的土地上开出绚烂的花朵。新科技和新的生产方式,给了所有企业平等的机会,也给了一些民营企业弯道超车的契机,它们中的一些佼佼者,更是从工业1.0、2.0,直接向工业4.0跨越。天津泰达

天津戴卡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有12年历史的企业,将轮胎和轮毂装配在一起,然后提供给整车企业进行安装,就是这家企业所从事的业务。在成立最初的8年里,这家企业在它的西青工厂内都使用着最为传统装配工艺。“我们早期使用的装配工具,和一般汽修厂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完全依靠人力完成,生产过程中对零部件有些小磕小碰都在所难免。”这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

巨大的转变开始于2012年,这一年,戴卡拿下了天津一汽丰田的新订单,他们要在天津开发区建设一座新的工厂。简单地复制过去的生产工艺并不现实。“一汽丰田是订单化生产,而非大批量生产,这意味着生产线上每一组产品都有可能和它前后的产品不相同。”天津戴卡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国告诉笔者,新工厂必须按照信息化、自动化的要求,从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角度出发,建设全新的生产线。

为了适应天津一汽丰田订单化生产的需求,新工厂建设了专网用于接收天津一汽丰田的订单信息。接收到的订单信息将被电脑系统进行任务分解,传递到高度自动化的生产线。笔者在现场看到,除了原料和成品搬运及个别装配步骤外,其他的生产环节都由生产线自动完成。

“系统接收到订单信息后,会把订单所需要的轮胎、轮毂以及交付时间、序列号等进行分配,工人只需要根据指示系统,拿取相应型号和数量的轮胎、轮毂即可。”张建国介绍。

位于开发区的工厂和西青区的工厂相比,产能由配套10万辆车提升至30万辆,员工由60人下降到38人。由于订单化生产,实现零库存,厂房面积由2700平方米下降到2300平方米。“原先我们要有专门人进行订单接收、下单、排产,出货产品要进行排序,在库存方面至少要准备2天的库存,现在都不需要了。”张建国介绍。

而更刷新笔者思维的是“工业4.0”对于人才需求的巨大颠覆,在张建国看来,随着“工业4.0”的推进,除了极少数的岗位需要高端人才之外,由于生产线的高度自动化,对于人才素质水平的要求大幅降低。“我们这里绝大多数的岗位都是在系统指挥下完成的,员工只需要简单地拿取和搬运即可,这意味着人力成本的大幅下降以及招聘门槛的大幅下降。”

积极引入“工业4.0”的还有上世纪90年代就落户天津开发区的美克美家。在这家国内知名的高端家具生产制造企业的智能化生产车间里,和年轻的一线工人一起完成工作的是先进的工业机器人。

“在传统的生产设备的基础上,通过引入工业机器人,把原来四个人的工作,缩减到现在的一个人。”美克国际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智能制造项目经理许海介绍,原先要我们的工人把工件放在机器上加工,而现在只要把它放在料仓里,上料、加工、下料,统统由机器人自动完成。工人只要扫描一下物料上的跟单,就可以自动调出加工程序,实现自动加工。

而支撑工人和机器人合作完成加工工作的,是位于工厂二楼的控制中心。“这边生产什么,不是由工人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的控制中心指挥调度来决定的。依托控制系统,我们在生产线上,按照客户的需求,生产产品,让按需生产成为可能。”许海介绍,最传统的手工制造加入机器人自动化设备,不仅节省了人力成本,还使得效率提升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