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遭遇史上最恐怖受伤 涅槃重生的詹皇死敌

2019年8月25日 0 作者 admie

他曾被视为詹姆斯在东区的最强之敌,如今则是威少的大护法;他心系家乡洛杉矶,也亲自见证了米勒之后步行者王权的更迭;他曾遭遇断腿风波,却也是当今NBA攻守兼备球员的典范。《他说》第二季第52期——保罗-乔治。

1990年5月2日我出生于加州Palmdale,是老保罗和宝莱特之子。从小我就是矛盾的综合体,我热爱篮球,但在2个姐姐的映衬下,我却是个羞涩大男孩,大多数时候我只敢一个人在公园里练球,最多只是和姐姐打一对一,而将同龄男孩挥洒汗水的街球场视为畏途。

起初我的2个姐姐貌似更擅长运动:泰奥莎曾为Pepperdine大学篮球队效力,Portala也曾是一名排球女将。尤其是泰奥莎在日后对我帮助甚多,我能获得高中校队认可是沾了她的光。奈特高中主帅汤姆-赫格雷就毫不讳言:选我是看我姐姐的面子。

成长于加州,我自然将科比-布莱恩特视为偶像,即使我日后进入NBA在面对科比时也从不掩饰这点。我曾模仿科比和特雷西-麦克格雷迪的技术动作,我甚至扬言要成为下一个麦蒂。

然而我矛盾的一面又在此时凸显。尽管崇敬科比,但我最喜欢的却是湖人的同城死敌快船。2010年选秀后,我还曾为快船在第8顺位错过我而深表遗憾,此后每逢快船也格外卖力。时光飞逝,在2017年夏湖人因违规接触我而被罚50万,但真正令我愧疚的,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更倾向于洛城的哪一边。

高二我加入了奈特高中校队,场均得到14分8个篮板,高三赛季还成为队中唯一非高四首发。但泰奥莎一语道破我的缺点:“他总想分享球权,因此我们常常督促他要更富有侵略性。”2007年夏一场训练中,我因不愿投篮而惹恼了主帅。随后他在更衣室召开全体会议,问了2个问题:“大家介意乔治出手多少次吗?如果他每场砍30分,nba十大恐怖受伤大家有意见吗?”队友的回答出奇一致:“没有。”过于无私的我也常被讥讽为“胆小鬼”。

不再“胆小”的我在高四赛季场均拿下23.2分11.2个篮板,但风头仍被朱-霍勒迪和德马尔-德罗赞盖过。NCAA择校阶段,我再度犹豫不决,以至于拿着满满一鞋盒的招生资料咨询队友。起初我口头承诺加盟圣克拉拉大学,但教练建议我多看看。参加姐姐举办的活动后,我一度心属Pepperdine,但立刻又反悔。最后,出于出场时间的考虑,我拒绝了乔治城和宾夕法尼亚州大,选择了弗雷斯诺州大。

NCAA首秀我便拿下14分,第二场提升到25分10个篮板,并上演了一记单手劈扣,被《Sports Center》评为“当日最佳”。2009年2月9日战胜Boise州大,我拿下NCAA生涯最高29分。赛季结束,弗雷斯诺州大仅取得13胜21负,无缘2009年NCAA淘汰赛,但我却取得场均14.3分6.2个篮板的佳绩。我的出场时间领衔WAC赛区,抢断和三分命中率均列赛区第2。

大二赛季我被《体育画报》列入“NCAA最具观赏性的16名球员”。短暂伤停后,我在复出战中拿下30分刷新NCAA生涯得分纪录,率队击败后来的赛区冠军新墨西哥州大。尽管弗雷斯诺州大止步于WAC赛区1/4决赛,但我场均可得16.8分7.2个篮板,入选赛区第二阵容。

2010年3月31日我宣布参加NBA选秀,业界预测我将在第12顺位被灰熊选中。但2天后时任《雅虎体育》记者的马克-斯皮尔斯透露:“有球探断言,未来5年内,保罗-乔治将成为2010届选秀最杰出的球员。”

步行者当时有意送出丹尼-格兰杰和首轮10号签,与篮网交换德文-哈里斯、易建联和探花签,并挑选德里克-费沃斯。如果不是这笔交易流产,我可能会披上篮网战袍。最终我在第10顺位被步行者选中,缔造了弗雷斯诺州大球员最高顺位纪录。被前9顺位球队忽视成为我的动力,以至于后来每次遭遇2010年状元约翰-沃尔,我都会卯足了劲要和他较量一番。

我说到做到,菜鸟赛季我的单场最高分就是对阵奇才时的23分。总体而言,我的菜鸟赛季是值得回味的。我出战61场,先发19场,场均得到7.8分3.7个篮板,入选最佳新秀阵容二队。步行者打入季后赛,却在首轮1-4不敌公牛。

2012年2月3日对独行侠是一场值得我铭记的比赛,该场我砍下30分9个篮板5次助攻5次抢断,并命中7记三分,全能得一塌糊涂。而第二季更值得铭记的,则是我参加了全明星周末的新秀赛和扣篮大赛。尽管我在扣篮大赛中完成一记360度大风车灌篮,但仍不敌杰里米-埃文斯。

度过生涯前2季,我的问题也暴露出来,由于欠缺稳定的控球,我无法自主开发进攻机会。为此在2012年夏,我跟随训练师杰里-鲍威尔苦练,而这也为我在2012-13赛季开花结果埋下伏笔。

此外,这赛季还发生了两件足以改变我生涯轨迹的大事,其一是前2季出任二号位的我本季则改打三号位,并成为球队进攻端首选;其二,原球队领军人物格兰杰本季因伤仅出战5场,再加上兰斯-史蒂芬森的崛起,促成了我位置的变更。后来证明,本季也成为格兰杰生涯的分水岭。

诸多因素加成,我迎来爆发一季,森林狼场均得到17.4分7.6个篮板4.1次助攻1.8次抢断,首次入选全明星,并首次获得最佳阵容和最佳防守阵容的肯定,获得最快进步球员奖(MIP)自然水到渠成。算上在我之前的杰伦-罗斯、杰梅因-奥尼尔和格兰杰,以及我之后的维克托-奥拉迪波,步行者队史竟涌现出5名MIP,和魔术并列NBA第一,堪称“MIP大户”。

2013年休赛期,步行者喜滋滋地为我奉上一份5年9000万美元肥约,而我则以赛季场均21.7分6.8个篮板3.5次助攻,并率队取得自2004年后最佳战绩(56胜26负)回报了他们。美国篮协也将我选入国家队,备战2014年西班牙世界杯。

但悲剧就此发生。8月1日在队内训练赛中,我追防詹姆斯-哈登,却在落地时不慎断腿,场面极其惨烈。当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队友们也都呆如木鸡,整个现场如凝滞了一般。老K教练立刻终止比赛,而各界都预测我的2014-15赛季可能提前画上句点。

在养伤期间我收到来自NBA各界的祝福,这也为我的复出增添了动力。9月底,我受伤的右腿已可承重,10月底我恢复了投篮和跑跳训练。2015年2月26日,比预期早3天,我参加了伤后首场训练赛,并在3月20日获得医生许可。终于,4月5日我迎来复出首战,拿下13分率队战胜热火,并一气出战了赛季最后6场。一年后我再次随美国男篮出征,终在里约热内卢捧回早该属于我的奥运金牌。

2016-17赛季,我在步行者的最后一季,我们在首轮遭遇骑士,结果0-4被剃了光头。而这已经是我和勒布朗在东区第4次交手了。不消说,每次我们都是“孔夫子搬家——尽是书(输)”。

和东区其他豪强一样,步行者也走上了漫漫“抗詹”路。2012年东区次轮,以及2013和2014年东区决赛,步行者先后以2-4、3-4和2-4不敌拥有三巨头的热火。2014年勒布朗回归克利夫兰,我们则在暌违2年后,又在2017年首轮遭遇勒布朗,却仍无法迈过那道坎。世人皆称我是“东区‘抗詹’第一人”,殊不知我内心苦闷与绝望。2017年再度折戟后,我曾无奈地表示:“一直输给同一支球队或同一个人,这真的会令人沮丧。”

勒布朗倒是对我青眼有加,曾发布我俩相拥的合照写到:“我对你只有爱和敬意。”在詹姆斯“决定3”前后,我也数次和他所在球队传出绯闻。回首“抗詹”心酸路,端的是“东区全看勒布朗,勒布朗只看勇士。”

2017年7月6日我被送至雷霆。为了得到我,雷霆在未得到我一年后留队承诺,且明知我心系洛城的情况下,仍甘愿冒险一搏。我也招致了非议,毕竟是步行者培养了我,并在我断腿期间不离不弃,但我却早早泄露心仪球队,一度将步行者逼进死胡同。

不论怎样,我是和印城说再见了,而自从雷吉-米勒退役后,印第安纳就一直上演着“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戏码。从小奥到格兰杰再到我,步行者总无法等到自己亲手培养的MIP率队重现辉煌,如今的奥拉迪波又能待多久?米勒的退役貌似也完结了以“忠诚”为名谱写的那一篇童话。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designfromthegut.com/,森林狼